武陵流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读笔小说dub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书卿和四个丫鬟在堂屋里坐着,生恐扰了贾政安歇,都不敢说笑,满屋内静悄悄的。清歌看着众人,心下疑惑:“上年老爷着了些风寒,着实不好了几天,太太不过每日瞧看一回,并不曾打发姨奶奶们过来伏侍。这会子原非大症候,巴巴的打发她们过来做什么?赵姨奶奶说的必是真的。不知哪个烂了嘴的混账蹄子瞧见了,回了太太,太太作了这一箭双雕的主意。赵姨奶奶原不是个伶俐的,便是有她帮衬,只怕也捱不住暗箭难防。”

清歌想了一回,便作了主意。清早众人起来,打发个小厮往她家去,找她母亲过来。回到堂屋,贾政已经醒了,众人都在里间伺候。清歌忙走了进去,一同伏侍贾政穿戴梳洗。吃过早饭,众人都在里间垂手侍立。贾政原是好学之人,虽身染疾疴,犹手不释卷。清歌知道贾政最厌烦别人扰了他的才思,估量着她母亲已到了,也不敢出声。半晌,贾政方撂下书,正欲再换一部,清歌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指个由头出去了。

她母亲满树瑞家的已经在门外久候了,看见她女儿出来,说道:“我的儿,你巴巴的找了我来,可有什么事情?”清歌将昨夜之事说了。满树瑞家的叹道:“赵姨奶奶生了两胎,俱是大了肚子才回禀主子。太太是个聪明人,两次吃亏在这上头,哪有不防着的?既然太太知道了,索性过了明路,也有个忌讳。”清歌说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呢。”

母女两个商议已毕,清歌转身往贾政房里来。贾政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她出去半晌方回来,心下便有些不喜。正欲说话时,清歌先跪下说道:“老爷这里正用人,论理,这话原不该说。只是我方才忽然有些不受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是染了病,只怕过了病气给老爷,因此想着往家里去,请个大夫瞧看一回,求老爷恩准。”

贾政一向宽柔以待下人,再无不准之理。清歌辞了众人,跟着她母亲回家去了。李书卿与三个丫鬟侍立到巳末,周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过来换班。李书卿歇了一歇,看看天色尚早,便出了梦坡斋。才转了个弯子,顶头看见清歌和一个婆子走了过来。李书卿笑道:“姑娘请大夫瞧过了不曾?”清歌笑道:“已经诊了脉,正要去回老爷呢。”李书卿给她道了喜,径自往贾环的房里来。

贾环正在读书,李书卿因问道:“可往老太太房里请过安了?大老爷、大太太是大爷大娘,少不得也要时常探望。”贾环笑道:“昨儿往梦坡斋去,娘已经歇下了。大老爷、大太太那里有二姐姐和琮哥儿伏侍着,正吃着王太医的药,精神还好呢。老太太屋里有客,打发我们回来了。娘再想不到那客人是谁。”李书卿笑道:“自然。我是哪牌儿名上的人,哪里认得老太太相与交结的公侯诰命。”贾环笑道:“倒不是公侯诰命,是一位亲家老太太。”

李书卿暗忖道:“环儿既这么说,这人必是不常过来的。又称为老太太,自然是贾母一辈的。”想了一回,只说猜不着。贾环笑道:“来的是三姑姑的婆婆。”李书卿诧异道:“甄家在江南,冷风朔气的,又要过年,什么事情不能打发晚辈、奴才料理,巴巴的亲自过来?”贾环道:“我不曾看见亲家老太太,不知有什么话说,想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李书卿暗自惊疑,却想不出缘故。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李书卿才回到梦坡斋。进了院子,正遇见周姨娘从堂屋里出来,向她招手。李书卿走了过去,周姨娘悄悄地说道:“方才清歌来回老爷,说是腹中有了身孕,老爷打发人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了。”李书卿忙问:“老爷是个什么主意?”周姨娘笑道:“自然是听老太太示下。”李书卿颇觉贾政无能,口里问道:“清歌这会子在哪里?”周姨娘说道:“在自己房里等老太太的话呢。”

李书卿正要往清歌房里瞧看,才走到门口,忽然听见里面说道:“常言‘十月怀胎’,这才不过两个月罢了,哪里知道后面的情形。我常听人说,赵姨奶奶怀着三姑娘那会子,老太太只打发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到底等三姑娘落了草,才封她做姨奶奶。我便是怀了个哥儿,也灭不过赵姨奶奶的次序去。明公正道,不过是个丫头,比谁高贵些?姐姐这话,我如何受得起。”李书卿听了,便不进去,转身回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