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蕊靠在木桌上,懒洋洋的问戴眼镜的姑娘,“哎,咨询个事儿呗。我不想等到周五,我现在就想进你们协会,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

戴眼镜的姑娘停下笔,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示意她看向台上正在打表演赛的两位男巫师,回答她“台上那两位看见了吧?当场打败其中一位之后,你就可以办理入会手续了。”

“真的?”时蕊问她。

“看这儿!”戴眼镜的姑娘敲了敲木桌上被她压在表格下的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指着最下面一排字“入会规则上白纸黑字写着呢!”

时蕊顺着她手指的位置看过去,只见那页纸最上面写着“决斗俱乐部入会章程”,往下看是密密麻麻的各项申请加入俱乐部需要遵守的规章制度,而纸的最下面一排用花体加粗的字体写着一行字“打败正副会长其中任一一人即可无视以上条件,当场入会。”

“哟,还挺正式。”时蕊忍不住想打个呼哨。一旁等了许久的小胖墩也看见了这条规则,扭头问大姐头,“师姐,要不你上去试试?”

时蕊将那页纸推还给戴眼镜的姑娘,指着台上的两人问她“选谁都可以吗?”

戴眼镜的姑娘点点头,“你真的要试?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位新生成功过。别说我没提醒你,正副会长都是5年级以上的学长,学了很多低年级不会接触到的魔咒知识。”

时蕊笑的一脸灿烂,“试试嘛,又不会少块肉。万一呢~”

戴眼镜的姑娘听见她这么说,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咽了下去,最后认命的从木桌后面站起身来,对时蕊说“跟我来。”

时蕊冲小胖墩挑了挑眉,告诉他“找个地方坐着等我一会儿。”,扭头就大步跟上戴眼镜姑娘向着擂台一侧走去。

台上的两人你来我往的扔了这么久的“表演魔咒”也有些累了,其中一人眼角瞄到戴眼镜的姑娘带领着时蕊靠近擂台,便冲对手打了个手势,两人一起停手,其中一人还顺手施了个清洁魔咒将擂台地板上四散着的各种物品全都一股脑的清洁干净,擂台瞬间回到干净整洁的状态,像是没有使用过一般。

“怎么回事,安妮?”另一人走到擂台边,蹲下身向戴眼镜的姑娘发出疑问,小姑娘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侧过身露出跟在身后的时蕊,“会长,这位小姐选择通过挑战入会。”

“哦?!”会长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随即来了兴趣,咋咋呼呼的招呼着另外一人,“好多年没有人选这个了,查理!快过来,这里有位美丽的小姐选择当场挑战。”

被唤作查理副会长一边整理着自己身上的巫师长袍,一边向这边走过来,听见会长的呼喊声也来了兴致,“那不是正好如你所愿。昨天你还抱怨说现在俱乐部越来越无趣了,这不,让你感兴趣的不就找上门来了吗?”

会长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兴致盎然的站起身来,快速的从旁边的台阶上走下擂台,站到了时蕊跟前。他围着时蕊绕了两圈,不住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姑娘。

并不太高的个子,只堪堪到自己胸前,瘦瘦小小的一个姑娘。大概是经常锻炼的原因,整个人看上去很匀称,白皙的皮肤,水汪汪的圆眼睛掩盖在长长的睫毛之下,抬眼望过来显得格外的无辜,深褐色的瞳孔,黑色的长发,小而翘的鼻梁,嘴唇却又像绽放的玫瑰那样红艳娇嫩,在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肤色衬托下显得差别极大。单看外貌,就是一名典型的东方人外貌,符合会长乔所了解的东方人的特点。不同之处在于,这个小姑娘似乎是太过美貌了一些,五官拆开来看只是平平无奇,组合在这张脸上却格外的和谐,整张脸透出让人挪不开目光的美貌。

乔主动向她伸出右手,笑的一脸真诚,“你好,美丽的小姐,我是决斗俱乐部的会长乔,很高兴认识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读笔小说【dubixs.com】第一时间更新《修行交换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