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笔小说【dubixs.com】第一时间更新《野犬》最新章节。

第八星系新一届元首选举期间,野火作为护卫队陪同几位候选人到各大区演讲拉票,期间因纯种派与反纯种派支持者起了不少次冲突,屡屡登上传媒热议话题榜。

这一次孟家作为有力竞选者,与酆家可以说是摆在了同一擂台上。孟家作为低调的纯种家族,如今家主打破纯种延续规则,娶了第一区新兴生态科技企业叶氏的话事人为妻,叶家从几十年前就在科研领域投入了巨大的成本,主要方向在生态技术农业与新能源开发,叶家祖辈虽然是平民出身,但擅长投资经营,这几年各项研发成果颇为丰硕,算是厚积薄发的典型,名下好几家附属生态公司在近几年也陆续在各自的专攻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叶氏就是和穆陆两家联手牵头的生物技术项目的合作企业之一,如今孟家竞选元首之位获得了议会上一票非纯种派议员支持,随着这三年来生物技术项目的落地,民间对孟家的支持声也水涨船高,渐渐竟好似要压过酆家一头。

而在竞选风暴中心的几大纯种家族仍没公开站队,新一任元首的态度决定了逐魄未来的方向,陆家却似乎并未太过紧张。陆毅这几年作风低调了许多,除却在议会上和各家势力周璇,在公开场合基本很少露面,他如今三十过半,婚约仍然没有动静,倒是陆家的那位小omega在这三年里与野火特种大队长的交往更为高调,陆家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公开承认也没有否认,态度十分暧昧。

如今野火已经在各大区建立了完善的竞争系统,每一年会在作训营中挑选出符合条件的新兵进行系统化特训,三年时间组成了十二支年轻的队伍,分别负责难度不一的特种任务。除第一区外,各区每支野火都特设了一位小队队长,但小队长权限并不高,一般用于接收军函和传达指令,其余任务仍然采取最初的随机制,以个人擅长的类型为优先,根据不同的任务指定不同的指挥官,往上所有行动都要经大队长安排。他们仍然直属元首,是整个第八星系唯一一支能被元首直接调动的队伍。

虽说如此,这几年里除第一区外的所有队伍都由邵骋亲自挑选选拔,因此明眼人都知道野火这个大队长的分量。邵骋在军部的地位特殊,一个杂种立足在一群纯种将领之间像是一个异类,却既不巴结,也不离群,他仿佛立于纯种那套心照不宣的体制外,只遵守绝对的秩序,这三年不断有人试图拉拢,纯种非纯种派别都有,但都被他无视了。

夜晚陆甘棠从逐魄离开,到家后冲了个澡,就接到了邵骋的电话。

邵骋一听那边动静就知道陆甘棠回了陆家住,他们住的公寓周围现在已经建设开了,夜晚没那么安静。邵骋出去快两个月了,这阵子因为选举的事一直在各大区执行护送任务,一次都没有回过家,听到陆甘棠的声音便问:“陆毅回第一区了?”

“嗯。”陆甘棠这几年也习惯了,只要邵骋不在,陆毅也不到第三区找辛怡枫,她就会回陆家陪陆毅,陆毅不喜欢她总是住外边,“辛怡枫最近好像也快要调回来了,这次回来估计就是准备接沈连的位置。”

沈连还有几年就退休,剩下的日子估计都准备为辛怡枫铺路,这对师徒倒是相见相惜。陆甘棠不担心辛怡枫,因为她还有陆毅兜底,虽然陆甘棠觉得辛怡枫并不需要,但未来第一区的权力更迭有大半起码都在他们可控范围之中。

陆家虽然并未公开支持过候选人,但他们都知道,陆家是要站在孟家这边的,早在当年他们选中叶家作为合作对象的时候就已经在为今天铺路。当初陆甘棠曾答应过酆俞年会把逐魄上交,前提是议会不再由酆家的势力把控,孟万成是个擅长韬光养晦的,他所求也与他们大致相同。

陆甘棠想到了第七区仍被看管着的库鲁,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把对方从第七区的地牢里放出来,交给孟万成。这是一次极大的冒险,也是一次试探,以陆家为首几个知道内情的家族都在等着孟万成会如何把库鲁用好,这是给孟万成就任元首前最大的一次考验,也关乎他往后是否能得到陆家一派的支持,在坐上那个位置前,孟万成需要证明自己是否有带领纯种破釜沉舟的魄力与维护未来两方平衡的才智。

见陆甘棠不说话,邵骋站在阳台下往下看操场。这一次护送任务他带着第七区的新队伍执行,今天他们在公使馆休息,队伍的alpha们还在夜训,让邵骋想到了自己刚加入野火的时候。那些小狼崽们透过夜色能察觉到邵骋的视线,对他们来说邵骋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目标,这个杂种alpha的特殊不仅仅是在军部,更是在他们这些被千挑万选出来的alpha心里,是他们这支特殊队伍里的传奇。

他们在邵骋的目光下训练得更加卖力,不想让邵骋在自己身上挑刺,却不知邵骋虽然眼睛看着他们,思绪却全不在那上头,突然对终端另一边的陆甘棠说:“这个月抑制剂补了吗?”

陆甘棠被打断了思绪,一时的怅然被拉了回来,笑了笑:“没,你不是过两天就回来了吗?”

邵骋听着陆甘棠的声音带了笑,神经也松弛了些,他不喜欢陆甘棠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陷入沉思,但他不会把所有掌控欲都展现在她面前。邵骋在月光下稍稍压低了声音,明明是没什么波澜的语气,却愣是被他问出了几分不正经:“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陆甘棠听到他这么问,瞥了一眼终端:“你比我清楚。”

邵骋说:“别忍着,要是有预兆了就回家待着,这两天别出门。”

陆甘棠的耳朵有些麻,大概是入夜了,也大概是他们的确久未纾解,陆甘棠躺了下来,问:“那我不出门,在家干什么?”

邵骋没有回答她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反问:“衣柜里是不是有我的衣服?”

陆甘棠的语气也跟着放慢:“有。”

他们也不是没在陆家过夜过。

“拿过来。”

陆甘棠笑着看向自己枕头旁边:“不用去衣柜拿......我放床上了。”

这暗示对于alpha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大胆了。

陆甘棠并没看到邵骋的目光一刹那就因她这句话在黑夜里变得滚烫,但她能听出来,此刻邵骋再开口嗓子已经带了明显的热度:“脱了,就穿我的。”

“......然后呢?”

陆甘棠抱着衣服钻进被子,没一会儿就把邵骋的衣服盖在身上,轻轻抱住。

上面有淡淡的苦橙味,陆甘棠担心自己的发情期来得早,特意拿出来的,标记过的alpha气味能缓解omega发情前一两日身体的不适,对陆甘棠来说如今只有邵骋的信息素能够安抚自己。

邵骋从终端那头的声音猜测并想象陆甘棠的举动,脸上不显,声音却充满攻占欲,一点一点勾出自己omega的需索。他说的那些话直白甚至有些粗鲁,听在陆甘棠耳朵里却仿佛他就在自己面前,让她觉得瘙痒难耐的心得到了满足,最后陆甘棠把脸埋在他的作训服里,闷出了一身汗。

邵骋听着她的呼吸,只觉得神经都在跟着血管跳动,但多年的训练让他极度擅长克制,因此他只握着终端,像是喂饱了自己的一只猫,深邃的眼厚厚地积攒着欲·念,嘴里却平静安抚:“休息吧,等我回去。”

“嗯。”

通讯中断了,邵骋的目光仍落在地上操场上,缓缓深呼吸。

过了一会儿,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热度才降了下来,邵骋回房换上作训服,下楼去了。

三天后邵骋和几个第一区队员在机场降落。

这几天是邵骋的伴侣假,几个兄弟很上道地没有问邵骋要不要回趟部队,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邵骋一串。邵骋穿着一身紧窄的黑衣工装裤,随手把文件丢给其中一个,同时接过钥匙,说:“回去先写述职报告,写完交给副队。”

“老大,替我们问嫂子好。”

“嗯。”

虽是这么应,但邵骋知道他们也就是在打趣,陆甘棠来野火的次数颇多,他们经常见面,根本不需要特意问好。

但邵骋不会扭捏,这几年他对陆甘棠的态度相当直白坦荡,队伍里大部分人都以为他们是当年在第七区共患难擦出火花,邵骋也没有解释。

邵骋边开车边点开终端,给陆甘棠发去讯息,陆甘棠回道自己还在逐魄,让他先回家等。邵骋面无表情关掉,往家的方向开去。

陆甘棠原本是打算听邵骋的话休息两天,她这个月没有打抑制剂,邵骋也不在第一区,保险起见她本来也不想出门,但逐魄那边有个实验数据出现了一些问题,陆甘棠就抽了一个下午到实验室调整,正好赶上邵骋落地。

回家的路上陆甘棠收到了第七区那边的讯息,现在第七区的试验基地已经几乎要全部竣工了,有周放和季淮亲自盯着,这几年丛林没出过什么纰漏,这两年更是完全开放了合法化贸易,他们把原来的黑市渠道经过犀利有效的整改,专门分门别类成官方渠道与民用渠道,并快速为丛林积攒建设资源。第七区丛林政府成立了接近两年时间,在络腮胡的协助下一起缓慢而坚定地带领丛林的居民步入生活正轨,作为丛林改造的第一个示范,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十分鼓动人心的进程。

陆甘棠因着这个好消息,一直到家门口嘴角都是松弛的,她刚开门,迎面撞上□□着上身的邵骋。他已经洗过澡了,身上干净清爽,小麦色肌肉哪怕是不充血状态也尤其养眼,身上的大小伤疤不让人觉得狰狞,反倒显得十分性感,这是一具经过残酷的训练和战斗才能锻造出的身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读笔小说】地址:dub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