菈黑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读笔小说dub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具具骸骨散乱摆放着,有些已经腐朽,但还保留着大致的轮廓。有些骸骨则是残缺不齐,显然是死去之时被某个强大生物撕碎吞噬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怪异植物,它们的枝桠纠缠盘绕在骸骨上,有些枝丫上面结出了果实。

“这些骸骨,不知道是谁干的。”斯瓦纳看着散落的森森白骨皱眉道。

“吼!”

突然,远处传来了低沉的怒吼声。

众人立刻转头看去。

远方的树木丛中,一群黑影窜了出来。

那是一群浑身披着古怪鳞甲的类人生物。他们皮肤呈现暗灰色,身高约莫一米二三左右,细胳膊细腿,却又肌肉虬扎,一副狰狞的鬼样。

不用多说,这是洞穴哥布林。相对于森林中的近亲,它们性情更加凶猛。这一刻,众人终于知道了洞底的骸骨是怎么回事。

“准备战斗!老马!准备火墙,塔里克!点射,蒂芙尼治疗,无月保护好自己!”

斯瓦纳大喝道,他手持着一柄短剑,一面大盾,目光盯着那些冲锋过来的哥布林。原本无月这个刺客的职责应当是解决对面哥布林弓箭手和哥布林祭司,可是考虑到她的战斗力......

“吼!”

数量庞大的哥布林冲了过来,嘴巴张开,露出了满口黄牙,发出一声声尖锐而凄厉的叫声,刺得人耳膜发痛,头晕脑胀。

斯瓦纳大踏步向前,迎面一只哥布林冲了过来,手中不知是哪个受害者的大腿骨,挥动如同把铁锤,带起一阵劲风砸向斯瓦纳的胸膛,空气都发出了炸响。

斯瓦纳举起手中的大盾,轻松挡住了这一击,随即反手一拍,将这只哥布林拍翻在地上,短剑直接插入它的眼睛,鲜血混合脑浆流淌出来。

他快速拔出短剑,没有冲上去,而是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击杀其他冲上来哥布林,因为这些家伙的速度非常快,很难打中,而且还会使用箭矢,如果贸然冲锋只会陷入包围当中。

倒不如先解决送死的家伙。

“啊!”

惨叫声连续不断响起,斯瓦纳是一位战士,没有学习魔法,他大可以凭借坚硬的板甲和一身蛮力硬抗哥布林的攻击,不过他毕竟是一位资深战士,战斗素养极为丰富,又有大量战技傍身,很快就找到了这些哥布林的破绽所在。

短剑划过一抹诡秘的弧线,一记“瞬斩”瞬息之间便砍下了两个哥布林的头颅,再用盾牌撞飞另一只哥布林的同时抽剑“横扫”,将剩下几个哥布林逼退。

然后他一跃而起,跳到半空当中,从天而降,短剑刺向最靠近他的哥布林的脑袋。

噗嗤~

伴随着利器刺入血肉的闷响,短剑从哥布林的喉咙中透出,将这个哥布林钉死在地上。

这一套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吼!”

其余的哥布林愤怒嚎叫起来。

它们疯狂朝着斯瓦纳扑了过来。

“老马,还没好吗?”斯瓦纳喊道,他虽然勇武,可这么密集汹涌的哥布林群攻,他还真不敢硬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