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读笔小说】地址:dubixs.com

沈苡墨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关键的时候雷寒明自我意识恢复过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雷少,你没事吧?"沈苡墨有些焦急。

"我没事。"

雷寒明站起身来,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大变。

之前那股颓废的气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凛冽如霜雪的肃杀之气。

“呵……呵呵……”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倒地不起的男人忽然之间发出一声诡异的冷笑。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和讥讽之色。

沈苡墨眉头微皱,眼神警惕地盯着他。

雷寒明转身,看向那人。

“看来,摄魂术控制不了我,便又控制了他。”

男人轻蔑地勾起唇角,"雷寒明,我今日不杀你,不是因为我杀不了你,而是可怜你,因为,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哈哈哈……"

雷寒明听到这话,顿时怒火滔天,他猛地冲了上去,一把揪住男人胸前的衣领,"你到底是谁?"

男人轻哼一声,嘴角扯出一抹诡谲的弧度,"等死比死更可怕吧?"

"你到底是谁?"雷寒明眼眸眯起,眸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你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

男人冷笑一声,脸上尽是不屑和嘲弄。

雷寒明脸色铁青,狠狠一拳砸在他脸上,而这一次,男人倒地之后便再也没有起来。

“**?”

沈苡墨疑惑地问道。

助理立即走过去,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鼻息,"不是,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沈苡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忽然之间睁开眼睛,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掐住了沈苡墨的脖子。

“咳咳……”

沈苡墨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目标从来都是你,沈苡墨,你**吧!”

男人的手掌越收越紧,沈苡墨的脸色涨得通红。

沈苡墨连忙拿出桃木剑,一剑劈在了男人的头上,可男人却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将她推到了墙上。

四周的茉莉花被打落,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的香味,越来越浓。

“有本事就现身与我一战,用摄魂术操纵傀儡,算什么本事?”

沈苡墨眼眸眯起,冷冷地看向眼前这个男人,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人会不会中计。

男人的嘴角扯出一丝冷漠的笑容,"呵,激将法!"

对方显然看穿了沈苡墨内心的想法,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越掐越紧。

沈苡墨的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眼看就要窒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雷寒明忽然冲到两人之间,稳住了男人。

“沈苡墨,你的血是不是能克他?”

雷寒明低喝一声。

沈苡墨愣了一下,“我不知道。”

她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摄魂术,这已经超过了她对摄魂术的理解。

“都什么时候了,试试看!”

雷寒明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沈苡墨抿唇,点了点头,"好,我试试。"

她用力咬破自己的手指,狠狠挤了挤。

鲜血顺着指尖滴下,在地板上画出了诡异的符号,像是一朵朵盛开的彼岸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雷少,你老婆又去给人看风水啦》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笔小说dub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