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读笔小说】地址:dubixs.com

时间往前推一点。

五条悟和夜蛾正道来到后山,通过层层结界之后,进入了老式古朴的宅院。

有人负责检查他身上是否有危险的违禁物品。

任由那些乱七八糟的咒具检测,五条悟还配合地转身,只是说出来的话让人身体一颤:“每次来都要检测,但是不也没办法阻止我炸了你们。”

“形式主义这一套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放弃?”

检测的人把头深深低下:“五条同学,可以进去了。”

五条悟也没什么欺负小喽啰的意思,迈开大长腿就走进去走廊最深处的房间。

他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喲,老橘子们,还是一个都没少,都还身体健朗的活着呢。”

房间里除开他,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影,只能看见八扇屏风,屏风后面的人,被结界包裹着。有的人是亲至,有的人只是力量投影。结界可以隐藏他们的身影,并且抵御外来的攻击。

五条悟的热情没能得到同等的回应,他也不见外,自顾自抽来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然后微微后靠在椅背上。他右手手指微微敲着膝盖。

这间屋子藏着许多胆小不敢见人的事情,所以并未用明灯,而是用烛火。

烛火的光打在五条悟身上,衬得他的身影明明暗暗。

“我的时间很宝贵,你们有什么就直说吧。”

“事先说好,不要说太多令我不高兴的东西。”

话音一落,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变得沉凝。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开口。

“五条悟,你还知道公开的咒术规定吗。第九条:咒术师发动术式杀害普通人,即视为咒诅师,判处死刑。*”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讨论:“所以呢?你们想杀了我?”

“一般情况下这种时候被执行死刑的人都会反抗的吧?我是不是也该意思一下反抗?杀了你们叛逃,加入咒诅师的队伍。”

“这个结果怎么样?”

五条悟的杀气溢出,目光冰冷,在座的人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真的有实现这句话的能力,他们顿时就急了。

“五条悟!”

“你是五条家现在的家主,我们知道你是一心向咒术界的。这几年你完成任务也完成的很好,我们相信你。”

“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他们七嘴八舌,僵硬地说着自以为的软话。

五条悟没什么耐心:“有点吵。”

高层们顿时静音。

“我没有什么必要给你们交代,对外的借口你们自己就能找出来无数个。无谓的试探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我不是每次都那么有耐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