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齐氏跟自己的女儿也告别了,在房内拉着女儿的手哭了一通,也不说什么,就是掉眼泪。把林轻笑的心儿都哭软了。

“娘走了,你要好好的。”

“娘,你要去哪?”

齐氏也不说,就是抹眼泪,姿态弄得相当足,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林轻笑也察觉一丝不对,——娘亲这一离开,似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听说女儿要跟自己走,齐氏“士气大涨”,看向林瑜,希望有一个回旋的余地。

林瑜没什么表情。后面的几个女儿也跟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一幕。

“笑儿啊——”齐氏还要哭。

江入年道:“你不是急吗,快点出发吧。”

林轻笑哭着看向林瑜,跪倒在地,“爹——”

林瑜心中忒的无语,“你娘回去有事,别碍事。”听他这样一说,一旁的林轻仪就来拉人,“二妹,快起来吧。”

齐氏还想再说,但看了眼江入年的表情,似乎她再不走,就要把一切都抖落出去,悻悻然地拿着包袱往外去。

林轻笑看了眼这边,又看了那边,她有种感觉,小娘这一去估计就不会回来了。

感觉太强烈了。

可舍不得娘亲,又舍不得爹爹哥哥,和几个姐妹。——四人经过这些日子的上课,感情深了不少;虽说她跟林轻芸还有吵架,但两人之间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明明清明还是好好的,不,不对,清明的时候,小娘便没和他们一起,那时就已经不对劲了吧。

其实,真的分开,不是如她所愿吗?可她就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分开。

来不及想太多,她便冲出了门外,“小娘……”

齐氏看到女儿跟出去,心中暗暗窃喜,——有女儿在,她就还有机会。她感激地搂住女儿的肩膀,哭道:“……笑儿啊,只有你还在意我。”

林轻笑一听母亲这样说,更确定了。爹是真的要赶小娘走了,只是为什么呢。

两个人离开林家,齐氏怕被人看到,挑了条小路走。没走太远,后面又有人追上来,齐氏刚高兴呢,再一看,是那个大丫头林轻仪。

林轻笑看到是自己的大姐姐,眼就红了。

两姐妹说话,齐氏到一边。林轻仪给轻笑拿了换洗的衣物和披风,和一些早上做好的糕点,和平日姑娘要出门用的帷帽。

“若是要坐船,天冷,你记得穿厚些,回来可别得伤寒啊。”林轻仪只当林轻笑还要回来的。

林轻仪的眼圈都红了,“大姐姐……”

看她哭了,林轻仪伸手擦擦妹妹的泪,“哭什么呀,还回来的嘛。”

“我走了,那林轻芸很高兴吧。”到如此,她还想着,她走了三妹妹却要得意坏了。

林轻仪笑着摇头:“怎么会呢。刚才还是她还在旁帮我收拾呢。这糕点也是她想到的。”

“许是她想吃吧。”话是这样说,心中已经有些感动了。

但再如何,也该走了。姐妹分别,林轻仪看两人上了船。

说是回家,可齐小娘的家到底在哪呢。

……

林轻仪去追赶轻笑的时候,林思泽找到江入年,

“大娘,小娘为什么要走?”

江入年抬眉看自己的庶子,他跟齐氏一点也不像,性情反倒跟她挺像的,说出去是她的儿子也有人信。

他来问,说明他根本就不信刚才他们说的话。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齐氏的事情,在林思泽还小的时候,可以当没发生过,长大了,不知道也难。齐氏身为江氏的丫鬟,在江氏怀有身孕的时候就跟主家老爷有了他。

他的出生是那么罪恶。

也难怪江氏后面会跟齐氏斗得那么凶,换个女人都受不了。

江入年慢条斯理地把那日摘的杨树叶捣碎,待会儿要把这些拿去染米饭,染成后米饭会变得绿油油的,是谓“青精饭”,这是清明家家户户都要吃的。

她入乡随俗,也跟着做了。

她边捣边说:“你娘外面有人,如果思清没问,你也别说。”

林思泽冷漠地颔首,转身出去了。

他回了书房,看到桌上在背的书,还有书法,那一阕天道酬勤还很讽刺地挂在那里。就算自己再努力,官至一品,脊梁骨上也将刻上有一个□□的母亲。

林思泽追求完美,断然不能接受这个;但却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的情绪,只能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读笔小说【dubixs.com】第一时间更新《九品官的养家日常(科举)》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