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高岭之花拉下神坛》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笔小说dubixs.com

谢如闻一如往日,步伐轻盈,上前嗓音轻快道:“哥哥。”

谢玄烨的眸光落在她脸上,将她打量了一圈,微凝的神色舒展开,与她道:“山上的玉兰花开了,你去岁便因过敏闹不开心,这几日少往那里去。”

谢如闻:“……我记得,绿竹一直提醒着我呢,哥哥放心吧。”

谢玄烨看了眼她披散在肩的如墨青丝,知晓她的习惯,与她道:“回屋午憩罢,我先回满月院,待你睡醒了来寻我。”

谢如闻对他颔首,待他颀长高大的身影离开了上弦院时,她突然觉得不困了。

那夜她摸了谢玄烨后,正在劲头上,景山寻来了药,她就想立刻试。

这几日,谢玄烨未来揽月苑,她的心思也有些消停,整日里忙忙活活的,不是上山玩就是挖地道,这会儿瞧见谢玄烨,她的那点小心思就又起来了。

在院中站了一会儿,回到屋内,让绿竹给她挽发上妆,又亲自将景山给她的药放在白玉壶里冲开。

待收拾好,提着小白玉壶就要往满月院去。

绿竹在屋里看着,心里直犯嘀咕,这药,真有说的那么玄乎?她在心中思忖,左右公子待十五娘向来宽容,只要不是毒药,想来就没事。

绿竹在妆奁前收拾物件,刚拉开抽屉,谢如闻就又走回了屋内,她刚一出门,大痴就往她身上蹭。

把她的衣裙给蹭脏了。

绿竹上前提着她的裙摆道:“不是刚给它洗过澡,弄这么脏,瞧瞧,刚换的衣服,蹭的都是泥。”谢如闻也很是生气,揪了大痴好几根羽毛解气呢。

她在屋里换了身衣裙,再走出屋门时,适才出去了的红梅回来了,正在院中石桌旁站着,而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个人。

样貌清秀,身形健硕的玉面小郎君。

他正身端坐,手中端着一只杯盏,刚饮了个干净,正又看向红梅,有礼道:“揽月苑不止景好,煮出来的茶水也别有一番滋味。”

“我有些渴,再来一杯。”

谢如闻:“……”红梅手中拿着的不正是她的小白玉壶吗?那里面放着的,是景山跑了一夜还跟人厮斗一场,才得来的秘药。

她上前一步,想要阻拦,可人已经喝了一杯了,红梅说这药下肚就见效,她在心里叹气,既已如此,就拿这人试试药罢。

她凝眉吩咐道:“把他弄屋里来。”

正用第二杯茶水的玉面小郎听到这道清丽的嗓音,抬眸望去,眸光直直落在立于雕花木门前的小娘子身上。

微微怔了神,失礼的看着谢如闻。

日光渐盛,透过枝叶缝隙正好打在谢如闻姣好的脸庞上,她生来一双含情缀笑的美目,也正看着玉面小郎。

红梅闻言也看向谢如闻,十五娘当这小郎君是鹅呢?给弄进屋里去。

她上前一步道:“十五娘,这是江家小郎君,我适才在院中碰到他,他说要来见你,我就带他来了。”

谢如闻秀眉轻抬,眸光落在小白玉壶上示意红梅,红梅垂眸看了眼:“这桌上的茶我见是刚沏——”红梅突然意识到不对。

公子来了别苑,这茶壶里该不会是下了药罢!

红梅和谢如闻面面相觑,玉面小郎君发觉到不对,垂眸也看了眼手中的杯盏,他有些渴,新添的茶水又被他喝的见了底,他眸中含疑,问谢如闻:“可是有何不对?”

谢如闻对他笑笑:“江公子随我来下偏房。”

江濯闻言,白净的脸上瞬时一红,垂下了眼,适才他是瞧这小娘子瞧的有些挪不开眼,可,可刚一见面,就单独相处,不太好罢。

红梅见他耳根子都红了,心想,定是这药见效了,也管不了太多,上前拉住江濯的手臂:“江公子快来吧。”

左厢房里,江濯已然是中了药,本是清隽的面容显得迷迷糊糊,谢如闻与他相对而坐,绿竹红梅一左一右看着。

红梅将他看了一圈,小郎君生的俊朗健硕,直接开口问他:“你是处.男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