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他终究还是没能再像原先设想的那般离开。

她大病初愈,骤然历经大悲大痛,险些支撑不住,昏睡前甚至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他们所在的这间茅屋却也不能久留,等到她身体稍微好转,他便雇了一辆马车来带着他们南归。

他在突厥十年,早已对南归路上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

一路上避开那些可能会出现卫兵的关卡,终于在十日后的天黑前顺利到达番木城。

只要过了番木城便算是彻底踏出了突厥地界。

入夜他们投宿在番木城中的一家旅店,准备翌日一早城门一开便刻不容缓地出城。

深夜,萧琬躺在充满陌生气息的陈旧的床榻上,她却并没有入睡,而是盯着窗的方向,默默等待着那道身影的出现。

那夜后,他似乎已经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可她心底依旧隐隐不安。

他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来接近她,始终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注视着她。

在每个夜深人静后,悄悄来到她的窗前,默默守护着她。

她知道,那个男人依然深爱着她,他只是不敢,不敢再靠近她。

她的心中苦涩与甜蜜交织着。

这一夜他来得比往常迟了一些,她双手攥着被角一瞬不瞬地盯着窗前的那道身影。

看着看着,却见那道身影忽然动了动,就在她以为他又要离开时,却听得“吱呀”一声细响,门开了,那道身影踏入了室中。

她紧紧攥着被角,屏住了呼吸,极力控制住颤动的双睫。

壁上燃着一盏灯,这是她从前便有的习惯。

他们做夫妻时,他都是等她睡着后再吹灭灯盏,此时他却不想熄灭它。

他立在门前的一道暗影中,借着壁上的烛火,贪婪地注视着她熟睡的容颜,终于忍不住来到她的身畔。

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冰凉的唇贴上她的额角。

她的身体几乎要不由自主地为这久违了的熟悉触碰而颤栗。

他却突然抽身而退,毫不迟疑地转身大步往外走。

“你又要走?”

柔软的双臂缠上了他的腰身,她在他的身后哽咽着道:“你又要抛下我了吗?”

“琬琬,放开!”

身后的女子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是将他抱得更紧。

他垂头看了眼搭在腰间的双臂,轻轻叹息一声,转过身去想要掰开她的手。

她却趁势搂住他的脖颈,凑近,将一张温软的唇贴上他的下巴,他的双颊,最后毫不犹豫地落到了他的唇上。

起初他似一株枯木一般杵着一动不动,任由她舔吻他的嘴唇,直到她悄悄伸出舌尖……

“那时我落了水,你不是已经亲过我了吗?怎么,如今你却不敢了?”

这滋味于他而言无异于久旱逢甘霖,太过甘美,令他几乎是立刻便丢盔弃甲,忘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那一道道鸿沟,将她拦腰抱起,深深回吻。

起初还是近似于相濡以沫的唇齿相贴,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好似两株久经霜雪摧折的枯木,疯狂从彼此身上汲取春时降下的一场及时雨。

直到她伸手去解他的腰间系带,他才好似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按住她的手指,翻身从床榻上下来,几乎是逃也似的奔向门口。

“你敢走出去一步,我便再不认你!”

他愕然地停住了脚步,又听她道:“等回了盛京,我便请母后做主为我重新说一门亲,挑一个比你年轻,比你俊朗的夫婿,替他生儿育女,跟他白头偕老……”

他回头,双目赤红,近乎绝望地看向她。

“够了!琬琬,求你……别再说了。”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够年轻,不够美貌,不足以令那些男子动心?”

她从榻上坐了起来,侧头将一头丰美的长发顺到左耳后,语带讥诮地望向他。

“还是你觉得……我在那个人身边待了十年,身子已经不……”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落在她的唇上,落在她的颈侧,落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之上。

她颤抖着迎接这样一场自外而内的润泽,流着泪再次接纳属于他的一切。

这一夜他们一刻也再未分开过,从窄小的床榻上到铺设软毯的地面上再到破旧的木桌前。

他想要掐灭墙上的灯盏,她不许,他便将她扣在怀中,不叫她看见他那张疤痕遍布的面容。

她却偏偏要跟他作对,偏偏仰头去吻他脸上的每一道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读笔小说【dub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惑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