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读笔小说】地址:dubixs.com

时间流速不同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就在黄天收回“无极圣祖”的马甲之时,游戏世界里,提前抵达滦州的左牵虎已经找上了黑山,找上了李灵素。

左牵虎名声很响,人却长得平平无奇,没甚特点。

要说特殊之处,便是他身后叉着三柄长刀,腰间还配了一把横刀。

燕赤霄脸色很是难看地站在一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多年未见的老友,眼中仿若喷火,对左牵虎的提前而至、不告而来感到极为忿怒。

左牵虎浑然不觉,恍若无事,甚至看都没看燕赤霄一眼。

这让燕赤霄更加愤怒了。

“燕大侠,平心静气。”

李灵素发现燕赤霄的不对劲,出声安抚了一下。

“嗯。”

燕赤霄应了声,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退进神庙的侧殿。

既然相看两厌,不如不看。

左牵虎这时反倒看了燕赤霄一眼,一双不大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情绪。

李灵素在发现左牵虎进入滦州境内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慧目”。

这一丝微不可见的变化,被李灵素敏锐地发现,心中若有所思。

左牵虎很快就收拾好波动的情绪,漠然开口:“我来见太乙救苦天尊,还请太乙救苦天尊拨冗一见。”

“天尊不会见你的。”

李灵素正色回道,“你想说什么,做什么,与我交涉便是。”

“是不想见我,还是不敢见我?”

左牵虎语气微冷,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踏出一步。

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上了横刀的刀柄,杀意炽盛,杀气纵横。

李灵素面色一寒,同样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法剑已然出鞘,针尖对麦芒,硬碰硬怼了回去,斥道:“左牵虎,敬你是燕大侠的朋友,方才放你上山。若是继续不识好歹,那就手上见真章。”

“呵……”

左牵虎忽地轻笑一声,右手松开横刀刀柄,连退两步。

全身杀意与杀气在后退的同时,收敛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浑不像先前那般来挑事的模样。

李灵素却没有松开手中的法剑,脸上的寒霜丝毫没有松缓,冷冷说道:“左牵虎,天尊神庙不欢迎你,出去吧。”

“是天尊神庙不欢迎我,还是神使不欢迎我?”

左牵虎从善如流,退出了黑山北麓山腰这座新建的天尊神庙,同时发出询问。

“都不欢迎。”

李灵素丝毫不绕圈子,直接了当给出自己的答复。

“是吗?”

左牵虎挑了挑眉,转身面向不知何时出现的紫竹道人,行了一礼,“后学末进左牵虎,见过紫竹前辈。”

紫竹道人侧身避开,淡然说道:“我死前也才附体境,未成鬼仙,当不得你一礼。”

左牵虎正色回道:“前辈本有机会成就尸解仙,只是为了固始县的百姓放弃这个机会而已。无论从境界,还是从心性上,都当得起晚辈这一礼。”

“当不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