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羔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读笔小说dub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下课,

江定没有回宿舍,在仙门各地闲逛,撕裂空间穿梭各地,不知不觉来到家乡榕城市。

放眼望去,人来人往。

垂暮之年的老人,背负重担的中年人,意气风发的青年人,一群带着小黄帽的幼儿园孩子。

老年,中年,青年,幼年,像是一个人的一生。

放眼望去,在家乡这个地方再也找不到认识的人,年幼的伙伴,伙伴的孩子,都已经尽数化为尘土,只存在于少数人的记忆中。

世间的亲人,寥寥无几,即将告别。

“母亲啊……”

江定低声自语。

林晚秋,今年二百零七岁,距离延寿过后的大限还有九十七年,现如今筑基后期,距离筑基巅峰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距离。

且,筑基巅峰后的金丹之路几乎没有希望。

资质,才情,相对普通,即使有结金丹,诸多结丹灵药,还是如此,不会有什么改变。

世间九成九的人都是如此。

如此普通,如此难以挽回,没有问鼎金丹的希望。

即使数十万人中无一的双灵根天才,也要经历厮杀与血战,磨砺自己的法力和神魂,如此才能搏一搏金丹。

一路上,掉队死去的筑基修士如过江之鲤,屡见不鲜。

“大道无情……”

江定慢慢踱步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中。

不时有老人疑惑地向这个十五六岁的青少年看过来,在这个人口并不多的小城里竟然没有任何印象。

思虑过后,莞尔一笑,只当是外来的学生。

没有人认识,没有人记挂。

一百多接近二百年前的仙门状元,榕城的骄傲,对现如今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早已经淹没在故纸堆里,数十年也不见得有人翻阅过一次的网站角落里。

时光掩埋了一切。

历史中,多少光辉璀璨的人物啊。

江定忽然有些伤感,毫无目的地漫步在城市中,犹如一个找不到母亲的孩子,孤零零的四处乱走,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直到一处高档小区。

纯白的奠字,四处的白布,还有一些零落的纸钱。

角落里,贴着白纸黑字的单子,其上几个字清晰可见。

‘花龙先生葬礼筹备安葬安排……’

江定怔然。

花龙。

高中班长花兵的父亲,从小时候就听说过的筑基修士。

这位筑基对道途的渴望并不是那么强烈,即使是筑基修士,依然保持着凡人的作息,每日和女儿和家人一起生活,筑基之后就一直留在这个家乡的小城,极少出门过。

而今,迎来了生命的终点。

“连修仙者前辈都开始逝去……”

江定低叹一声,走入其中。

没有什么人阻拦,来往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这位筑基一辈子扎根榕城,培养交好的后辈不计其数,人缘极好,往来之人不乏极度悲痛者,尽是真情实意,没有什么人走茶凉。

跟随排队的人群,在老先生的骨灰盒和画像面前上了一炷香。

“谢谢。”

花兵站在身侧,眼睛红肿,轻声道谢:“我父亲若是得知一位金丹真人不远万里,亲自前来吊唁,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节哀。”

江定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

花兵现在是筑基巅峰,法力、神识都已经磨砺到了一定的极限,根基深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